您当前的位置:首页>社区达人 返回

一个不老的“追蜂人”——记枫桥镇退休教师翁风正老师

2016-09-30 10:09:50  浏览次数:2663

一个不老的“追蜂人”

——记退休教师翁风正老师

 

见到翁老师时,他正低头戴着专用工具专注地忙碌于自己的事业——种蜂虫,用摄子挟培育好的肉眼一下子难于发现的幼小蜂虫到一个个人工蜂巢中,再待72小时后割取蜂皇浆,看过去完全不像是一个已年逾80岁的老人了。待说明来意后,他也不停下自己手中的活计,边挟边向我们介绍自己的坎坷经历与不平凡的生活,穿插一些蜂皇浆的知识,更多的是有关他养蜂生涯的一些事。

据悉,翁老师上世纪五十年代从“湘湖师范”毕业后,直接分配到全堂学校担任体育教师,后在全堂建立了家庭并定居下来,从未离开过全堂,带过篮球、乒乓球、田径等运动队,并都取得过不俗的成绩。他自豪地说在全堂一带凡40至70岁年纪的人都可以说是他的学生。

他介绍说,七十年代初,四个儿子已先后出生,需上学读书,单靠自己菲薄的工资难于养活一家子人,迫于生计,在家中养了几箱土蜂来弥补生活不足,尽管当时不允许个人私下单干和从事经营活动,由于养蜂“不争地,不争粮,不争肥”,他的事竟然没有受到干涉,从此就与养蜂结下了不解之缘。八十年代初,受职业影响患上坐骨神经疾病,严重到连行动都受限制,一直带病坚持到教龄满30年后向学校提出病退的申请获批。此时养蜂也有了10多年的经历,这其中虚心求教同行、订阅杂志学习、静心钻研技术逐渐摸索出了一点门道,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于是专心投入到养蜂这一行中,蜂群也由土蜂转为意蜂,以此一发不可收拾。每年走南闯北追赶花期奔波全国各地大半年,返回后又潜心于蜂皇浆的种割中,一年到头忙个不停。在养蜂过程中经常要受蜜蜂的叮咬,意想不到的是,以前到处求医问药而无效的坐骨神经疾病竟神奇般地好了,身体变得越来越硬朗结实。养蜂在当地出了名,有了很好的口碑,尤其是皇浆,当地老百姓凡遇身体不适,“到翁老师那里买瓶皇浆喝喝”成了一句口头禅。

当说起养蜂的艰辛时,他深情地举了一个例子,那年暑假为赶花期,送蜂箱到了海涂,此时他要参加学校的假期学习无暇料理,只能让年满11岁的大儿子杨立去管理,真正一个多月时间,他儿子由于平时耳濡目染,蜂场管理得井井有条,只是条件实在太苦了,他说:“到了晚上,每每伸出手往回抓,定能抓到三四只蚊子!”现在杨立已成杨总了,由开始从事纺织延伸到现在进行农业开发——种香榧,当然少不了养蜂,或许受父亲平时的言传身教吧。

到了九十年代,翁老师家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四个儿子先后考取了大学并都有了一份自己的职业,家里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尽管随着年纪一天天变大,但他对养蜂痴心不改。四个儿子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事业后,考虑到父亲年纪大了,养蜂又这么辛苦,多次劝他不要养蜂了,他就是不听。这时,坐在边上的杨立说:“五年前,妈妈患病去世,考虑爸爸养蜂缺了帮手和生活的照顾人,我出面把爸爸养的大部分蜂箱都买了,但想到爸爸养了这么多年的蜂,就手下留情还是留下十多个小箱蜂让他平时有事做。不想……”他停顿了一会,“现在我们也不管他了,反正是劝不住他的,他已把它当成事业了,加上身体还行,平时只能劝他别太劳累了,他要外出时帮他安排好车辆做好后勤保障工作,我们能做的只能如此了。”这时,翁老师一直在边上专心于自己的工作而不顾我们了。

交谈后,他兴致勃勃地带我们到他的蜂场,饶有趣味地给我们普及蜜蜂与皇浆的知识,并打开蜂箱如何取蜜不戴工具演示给我们看。我们见那飞舞的蜜蜂充满着恐惧,他笑着说:“不用怕的。蜜蜂很听话的,只要你不去伤害它,它是不会来咬你的,也不会来主动攻击你的,它自己的工作都忙不过来呢!”蜂场中共有一百多箱蜂,当遇花期时仍然要外出去赶花期,从三月到八月,现在只能是种割蜂皇浆,每天需三十箱左右,他雇佣了3个帮手帮助料理,生活过得很是充实,尽管年纪大了,他爱好广泛,每年订阅了十多种需花1千多块钱的报刊,有专业的关于养蜂的杂志,也有个人爱好如《中国象棋》等,也有新闻类如《参考消息》等,每天晚上不到11点不休息,早上五点起床,看一会报刊,就投入到自己的养蜂事业中。我们也劝他可以歇一歇了,他深情地说:“养了四十多蜂,对蜜蜂有感情了,怎么歇得下来啊?”现在养蜂行情不好,但一年下来还是有10多万圆的收入,其实,翁老师每月的退休金也有六千多圆,四个儿子的事业也蒸蒸日上,这点钱与他的年龄和付出相比实在微不足道,但是他愿意。一直陪同的杨总 说,他对父亲的感情由原先的埋怨、怨恨变为现在的敬重、佩服。最后说:“爸爸已经把养蜂当成事业在做,从中也获得了乐趣,也养好了身子,我们尊重他的选择,并力所能及地支持他的工作。”

我们向他道别时,他说:“有生之年不会放弃养蜂的!”以此表达了他的决心与信心,我们深情地祝福老人家身体康健,老有所乐。我们驶离他的家门口有一段路,回头见他还在向我们频频挥手,一个倔强而可爱的老头。(孙文明